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啊啊啊啊啊”

作死摸了个段子。
_(:з」∠)_默认他俩住好近
一条狗au   【并不!!!尔康手
【这个括号里的是翻译】

以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散人软绵绵的平摊在床上睡眼朦胧,在闹钟的催促下揉了揉眼睛,惊慌失措晴天霹雳平地一声雷惊悚到炸裂一跃而起翻滚着踢开被子一双小短腿稳稳的站立在床上用小爪子托着肉乎乎的脸颊波动波动崩溃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小手手去哪了!!!】
        夫人接到电话的时候是拒绝的。不管他有没有熬夜,作为一个老年人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还只能听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抽象呐喊,总是会拒绝的。夫人耐心的问了两句谁啊也没得到回应。努力睁了睁眼睛看起来好像很清醒的结束了通话,手脚麻利的切换振动,倒在床上迅速的睡着了。是谁打来的来着??
       夫人在梦里带着新手村的大宝剑惊险的勇斗恶龙,还被疯起来连自己都扎的大马蜂群追杀连蹦带跳演了一出神庙逃亡,眼看着要逃出马蜂包围圈,打从南边冒出来一堆野人,带着长矛和利箭乌拉乌拉的说着听不懂的话神情激动的也要抓他。夫人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大喊着就从梦里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才过去8分钟。做什么梦真累!还有2个未接来电。是傻蛋的??咦,那刚刚那个电话。。。
       绑架!强盗!撕票!夫人的被自己的脑洞吓哭了。迅速的拨了电话回去。然后开始穿衣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夫人救我啊我变成水獭啦!!!】 
     夫人根本没听明白到底电话对面的人在啊啊啊什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超迅速的起了床,思考了半秒还是揣了一把水果刀,在楼下商店里买了一斤苹果,就打车一路飞奔到了散人家里。
       夫人站在散人的家门口,悄悄的把苹果放在一边,捏紧了口袋里的水果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大门。
        夫人开门走了进去,特地没把门关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夫人你来了啊啊啊!!我在这呢我是散人啊啊啊!!你把门关上啊!!!】夫人听到了熟悉的喊声他四处看了一下,目前没有看到人。但是不能放松警惕。只有玄关立着的柜子上站了一只水獭。。。???玄关??的柜子上??站了一只水獭???还两只爪子举着手机的啊啊啊啊啊大叫的水獭??夫人有些懵,放轻脚步走到客厅,嗯,还是那个熟悉的客厅。而且。没有人。厨房卫生间卧室柜子床底马桶里都没有人?像话么?
        陆夫人感觉这一刻自己就是福尔摩陆,江户川陆南,只差一个专属bgm,因为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只形迹可疑的水獭!!!抱着的手机。夫人快步走了过去就看见那只圆滚滚的水獭,此刻已经爬到门口,关上了大门并且强行摆了一个门咚姿势。用一只爪子堵住大门。另一只爪子勉强的搂着手机不让它掉下去。但维持这个动作实在是很难,所以他索性把手机啪的贴在小肚子上然后用爪子紧紧的按着。
        这么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夫人沉默的想到好多事情。比如把所有不可能的结论都排除,剩下的不管多么离奇,也必然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比如救命啊我变成一条狗了。比如死秃子。比如那个肉肉的腮帮子真的好好笑啊!!
       夫人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散人?”    水獭的爪子一松啪叽就把手机掉在了地上,超级委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着就滑到夫人身边【夫人你终于认出来我了!!!就知道你反应快啊啊啊啊!!】
        夫人慈祥的把水獭散抱在怀里,一边给他撸毛一边看着散人艰难的用肉垫按手机给他解释发生了啥。夫人忍着笑看了一会突然就悟了为什么早上那会散人只来得及给他打两个电话。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破手机怎么这样啊!】    “别急啊傻蛋,咱慢慢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夫人你不许捏我脸!!!啊啊啊啊也别捏我肚子啊!!你等我变回去喽!!】
         夫人用一分钟就轻松看完了散人费了好大劲才打出来的解释,然后思考了一会表示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事件?要不你试试现在有没有什么超能力,说不定过两天就会有变种人来联系你了。散人感觉獭生绝望肉垫要废。反手一巴掌吧唧打掉了夫人小心伸过来想要捏捏肉脸的手。
        真的有超能力!!!天惹!!厉害了我的散!!!夫人高兴的欢呼!!“来来来再来一次!!QQ牛力自由!!”又是荒川之主。“嗨呀傻蛋你有超能力!!你能召唤你的同类!!”
        水獭散人今天的表情。也超凶。
        

评论(12)
热度(23)

© 二味智 | Powered by LOFTER